利字当头:工时立法的商机-利世民

说好了的官商勾结呢?社会栋樑说功能组别扭曲了立法会,造就系统性的利益输送;

这种说法,对了一半。像工资立法这种表面上商界反对的政策,为甚么可以得到58票支持通过呢?

难道是张建宗有甚么过人之处?有人认为是因为当年曾荫权答应了让工联会成功争取,所以要硬推。

事实上,在抹黑和妖魔化之下,商界当中就算有人是真心反对工资立法,也不敢作声。再者,对于资本家来说,劳工成本增加,就多用点资本。

最简单的例子,就是洗碗这个工序;工资立法后,饮食业出现了洗碗公司,我可以大胆的说,工资立法后,得益最大的不是低收入工人,而是有生意头脑的人,在转变中找到机会。

资本不是钱,而是方法。在劳力成本增加的时候,找到减少使用劳力的营运模式,就是资本。

资本家原则上反对政府干预营商,因为方法少了,有些人的资本就此蒸发。可是,做生意就是不断寻找解决问题的过程,所以做生意的人,不怕有限制,只怕没有方法。

所以,一旦做生意的在政治上打了输数,即时的正向思维,就是去想怎样应对。当年的工资立法,只是受薪阶层当中的少数受影响,但政治压力就已经如此庞大。

工时立法,是每个月薪制打工仔女都受影响,我可以想像得到,一旦工时立法成为了政治议题,无理加班这四个字将会成为伟大工人口诸笔伐的对象;反对工时立法者,就是剥夺工人休息和家庭的魔鬼老闆,不但与绝大多数为敌,也在道德低地。

我大胆断言,工时立法的舆论,比工资立法那次更一面倒。不过,在这两年应该过不了立法会,因为要是法案在2017年中前过不了,法案就要在来届立法会重新提交。

所以,2017年的立法会选举,甚至今年的区议会选举,工时立法,肯定是每个政客的政纲当中的稳胆。

上一篇:玄学星相:羊女红鸾星动 陈凯琳必有喜事 下一篇:没有了

本文URL:http://www.hugmind.com/shuzhi/taoshihuaxueDow/201811/3016.html
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